為了拜訪傳說中的死亡鐵路,在曼谷只待了一個晚上,隔天一早就包車請司機載我們到距離曼谷約 150 公里遠的北碧 Kanchanaburi。當日是星期一,光是在市區塞車就耗掉我們不少時間,於是司機甫駛離曼谷,就立刻以一種玩命關頭式的速度一路狂飆,彷彿在詔告各路人馬擋我者亡,我見佛殺佛、見鬼殺鬼。司機說,他記得火車從桂河 River Kwai 出發的時間是上午 10 點半,時間所剩不多。我往前瞅了一眼,時速 150。

說到桂河,也許大家聽過《桂河大橋》這部在講述二戰日軍俘虜建造泰緬鐵路的電影。雖然電影裡大部分的內容都是虛構的,但戰俘被迫為日軍建設鐵路的情節卻是真實的。日本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占領泰緬兩地,為了要將軍隊與後續的補給物資送往緬甸,於是選定在泰國的北碧以及緬甸的丹彪札亞建造一段全長 415 公里的鐵路。

這段鐵路最惡名昭彰的是,浩大工程原本計畫要 6 年才得以完成,卻在日軍的鞭策之下以 17 個月竣工。其中工人主要募集於日本及其盟軍的戰俘,他們因為過勞、虐待、營養不良與霍亂、痢疾等傳染病而喪生,因此泰緬鐵路也有著「死亡鐵路」的稱呼。在整個土木工程當中,最艱辛的那一段被稱之為地獄火 Hellfire Pass ,在預定鋪設鐵路的路上正好有一顆巨石,戰俘們得在缺乏良好開挖器具的情況下一天工作至少 18 個小時,從巨岩的中間鑿出一條路來。夜晚十分,疲累的戰俘們以火炬照明並持續工作的景象,儼然人間地獄。莫怪乎地獄火關口博物館內有這麼一段話:「腳底下的每塊枕木都代表一個逝去的生命。」(A Life for Every Sleeper)

在二戰末期,這段鐵路在緬甸戰役中因遭受英國皇家空軍的頻繁轟炸而近乎全毀。戰亂結束後,泰國政府修復了從北碧到南多 Nom Tok 的路段,而現在看到的桂橋,其橋墩是由日本政府在日本國內製造完後再送回泰國賠償戰債的。

還不到 10 點,我們便抵達桂河車站,與司機約定好在 Tham Krasae 車站會合,接著便趕緊下車買票。在詢問售票員的過程當中,發現原來火車 10 點 50 才會出發,三人頓時都鬆了一口氣。除了桂河與地獄火之外,死亡鐵路最令人津津樂道的路段就屬 Tham Krasae 了吧。進站前火車會倚著峭壁行駛,而鐵道架空於桂河之上,定目一瞧還可以從櫛比的枕木間望見底下崖壁叢生的雜草。不論是坐在車廂中,或是在遠處遙望列車,都是十分新奇的體驗。

這趟鐵路之旅走下來,感受不到甚麼烽火連天的肅殺之氣或是沉重的歷史感,但要說觀光味濃厚嗎,也許因為不是旅遊旺季,遊客的數量與攤販營業的情況並不如先前看過的網路照片那麼多那麼熱鬧,整體而言算是很愜意的漫遊體驗。總覺得其實旅遊不用特意去強調甚麼慘烈的史實,也不必把自己搞得很嚴肅、深怕因走馬看花而招致譏諷,畢竟沒有人可以替自己權衡旅行中到底甚麼東西比較有價值。不過,我想,適度地了解世界它之所以成為現在這個模樣的原因,不也是件很有趣的事嗎?

行過地獄之路
如行走地獄屋脊
凝視花朵

死亡鐵路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