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石線為日本宮城縣的 JR 鐵路路線之一,連接東北第一大城的仙台與石卷,來到仙台的旅人十之八九會搭乘著條路線前往有名的松島。松島位於仙台東北方約二十公里,有「日本三景」的美稱。據說,日本俳聖松尾芭蕉在目睹松島群島的絕景時,震懾到不知該如何用文字去形容當前美景,便發出「松島呀,啊啊松島呀,松島呀」的讚嘆。很可惜的是,我總是甩不開「雨男」的稱號,到哪都會下雨。那日看著白霧中忽隱忽現的群島與奇岩,安慰自己揣想松尾芭蕉真是一個浮誇的旅人,連這樣的景色都能讓他瞠目結舌。如果不責怪松尾芭蕉,心裡實在會不平衡啊。

結束短暫的一日遊,在松島海岸站等待回去仙台的火車。梅雨季節的松島,遊客雖然不是太多,月台上仍是滿滿的乘客。仙石線發車的間隔不是太密集,約莫等待 20 至 30 分鐘,列車才終於緩緩進站。不知是平日還是原本搭乘人數就不多的緣故,像松島這樣熱門的觀光景點,列車車廂的數量意外地不是太多,雖然如此,在乘客們一一就坐後,仍然是有些許空位。就在列車即將出發之前,一對母子千鈞一髮趕上,母子兩人在我斜前方的位置坐了下來。聽了兩人的對話,發現同樣是台灣來的旅人,在外地遇見同鄉人總是會特別注意幾眼。

一陣子後,小男孩向媽媽表示想坐到對面的空位看風景,媽媽回覆道:「那等等有人上車,就要回來」,得到媽媽的允諾後,小男孩開心地朝我旁邊的空位走過來,接著便將腳上的涼鞋隨意地脫掉,任憑鞋子散落在車廂走道上,便整著人蹲在座位上往看著窗外景色。

看見這樣地情況,我心想:「這位媽媽你也管管你兒子吧」,隨後便將目光轉到對座的媽媽身上。

在兒子離開後,女子將手上的雨傘放到原本兒子坐的位置上,便故自地滑起手上的手機,不一會兒,傘上的雨水一下子便在座位上積成一個小水窪。

好吧,我想這位媽媽應該是沒有想要管他兒子的樣子。

隨著天色變暗,窗外的風景也逐漸消失,對窗外景色失去興趣的小男孩,向對面的媽媽說道有點想睡了,女子繼續關注著手上的螢幕說道:「那你先睡一下」,接著小男孩便在椅子上躺了下來,捲曲的身體佔據了兩個座位。

「你適可而止一點吧!」我感到些許不耐煩。

接著,列車上來了許多乘客,由於大部分的位置都已經坐滿,沒有位置的人只好拉著車上的把手搖晃地站在車廂中間。儘管列車上已站滿了乘客,母子兩人依舊各自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剛剛不是你說有人上來就要回來坐好嗎?!你叫你兒子回去坐好,把位置讓出來啊!」我在心中大聲呼喊。

對於這樣的情景,我的內心充滿了矛盾。是該伸張正義,請媽媽把小孩叫回去,還是該視若無睹,以不變應萬變呢?就在我天人交戰之際,列車廣播說到:「まもなく 仙台駅です 下一站仙台車站」,看來想當正義魔人也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啊!

你有當正義魔人的勇氣嗎?

【仙台旅途故事】仙石線上的母子,想當正義魔人也是需要勇氣的 1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