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中旬的東京,街頭的空氣對於南方的旅人而言已稍微冷冽。與住在東北岩手的日本友人 A 約在青山一町目要一起前往神宮外苑賞銀杏,A 見到我與朋友身上的穿著配備,嗚著嘴巴笑著說道:「有這麼冷嗎?我已經很久沒有穿得這麼輕薄了,東京很溫暖的!」一邊笑鬧、更新彼此的近況,一邊朝著神宮外苑的方向前進。

賞完銀杏,友人說自己想要買御守,因此提議散步前往明治神宮。A 聽到以後問我們:「你們知道御守也有有效期限嗎?」我聽到後立刻發出「へ~」的驚呼,A 笑了,揶揄說:「你剛剛好像電視綜藝節目裡的來賓。」

進入社殿前,A 領我們兩人到手水舍,向我們示範洗手的方法和步驟。完成後發現一旁有的小屋,立牌標示類似回收御守的漢字,我轉頭瞄了一眼看到「Expired」這個關鍵詞,A 說:「沒錯,那是讓大家歸還御守的地方。」接著,我們看到遠處有一隊伍,隊伍當中有人撐著一把大紅傘,最前方由數名巫女和男性神職人員引領,一夥人正朝殿內走去。是神前婚。我跟 A 說,看來今天是個好日子,我上次來雖然下雨,但仍幸運地見證新人結婚。那次我的鞋子襪子都濕了,我模仿衣物擰出水來噗茲噗茲的聲音表達雨勢很大。

回到台灣以後,我上網查詢關於御守有效期限的資料,發現京都的晴明神社在官方網站上解釋:「一般來說(御守)效力沒有期限,但是一般會約在一年左右就回去更換新的。歸還舊的御守的時候,請記得領取新的。」(居然有正體中文版網頁的呢。)晴明神社也建議民眾可以的話回到原本求來的寺廟去歸還,但若是距離遙遠也能去附近的寺廟處理。

我想,既然販售的對象可能此生只會造訪日本一次,那麼我們就不必太過擔心加諸其上「神力」過期。俗話說心誠則靈,若真有所謂的有效期限,日本的神也許會看在觀光客願意掏錢增加日本 GDP 的份上,特地將期限延長吧。

心誠則靈,保庇不打折。

明治神宮神前式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