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木村的早餐

凌晨四點鐘,鬧鐘響起,原本的計畫是要爬上哈登平台看日出,不過我想我們太看得起自己了,按掉鬧鐘後,下一次張開眼睛已是早上八點。

青旅的暖氣只有晚上才提供,暖氣中斷後,地板不斷冒出一股一股的寒氣。披著外套躲在棉被裡,似夢非夢之間聽到旅伴大喊說昨晚晾在外頭的褲子結霜了。向青旅老闆吩咐了早餐之後,就到村子內閒逛了起來,把握在禾木村的分分秒秒。

再次回到青旅出現在眼前的是陽光灑落的庭院早餐,沒有想到老闆如此費工的將桌子搬到外頭的庭院,冰冷的空氣中感受一道道陽光的和煦,儘管只是簡單的稀飯加醬菜,也變得特別好吃。唏哩呼嚕地把稀飯吃完後,就趕著一天唯一一班出村子的班車離開,車窗裡目送不斷變小的禾木,前往賈登峪。

賈登峪是前往禾木村與喀納斯的一個分叉點,照著老闆的指示,我們請司機半路放我們下車,好轉搭前往喀納斯的另外一台班車。下了車後,環顧一下四周,除了山之外還是只有山,不禁懷疑是否真的會有車路過。

在這一片山野裡,伴隨我們的除了冷冽的寒風之外,還有一位等待客人下山的司機大哥。大哥說其實從禾木有直達喀納斯的車,但像我們這樣半路換車是很難等到車的,畢竟從布爾津發的車一天就那麼一班而已。果真如大哥所講的,原本說是十分鐘的等待,一等就等了一個多小時。

在這個連想搭個便車都有點困難的山野裡,突然有一台遊覽車停了下來,聽了聽口音,發現是台灣來的,於是上前裝熟閒聊,想說是否可以搭便車一起到喀納斯,結果被領隊拒絕了。

最後我們還是搭到禾木村直達喀納斯的班車,雖然又多耗了一個多小時,但司機大哥沒再多收我們車錢也算是一種小確幸吧。

等待一輛不知何時才會路過的車。

賈登峪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