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去了一趟木架山-新化大草原。已經記不得第一次去是甚麼時候了,但第一次前往木架山的記憶卻始終猶新。

第一次去新化大草原是騎腳踏車前往。那時大草原真的是所謂的秘境。猜想 Instagram 尚未在台灣如此普及,網路上關於如何抵達大草原的資料並不多,只有幾篇由車友們分享的鐵馬遊記,其中只有一篇鉅細靡遺描述如何騎單車前往。筆者還把途中所有可能遇到的岔路都拍照下來,並在相片中鍵入文字說明,標出正確的方向。

由於當時手機沒有行動上網的功能,所以只要下定決心到原台南市區以外的景點,我都會抱持有些戒慎恐懼的態度,打開電腦用 Google Map 研究路線,並在紙上繪出只有我能辨識的簡易版地圖,必要時還會開啟地景模式,讓自己預習。如此一來,真實上場時,即便手繪地圖有所缺漏,當下也能憑著腦中模糊的影像記憶來判斷遇到某建物某超商時應該要左轉右轉,以免自己離預定路徑越來越遠。

大草原有一部分其實是陸軍飛彈砲兵學校的靶場用地,所以會在快要接近入口的地方看到一個紅色告示牌,上面公告有砲兵學校預計操練的日期,一個月通常兩三次。如果恰巧碰上砲兵操演,很有可能是沒有辦法進入草原的。但我想,大部分的人跟我一樣,從來沒仔細看牌上到底寫了甚麼。「你是否同意以下條款?同意請打勾並按下一步」,應該只有少部分的人願意花時間去研究這些東西。繼續走進去就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往紅色告示牌左邊的小徑走去,有一戶養鴨人家。養鴨池中萬頭攢動,我敢說有上千隻鴨子。如果運氣好,適逢小鴨誕生不久,就能看到一坨坨黃色小鴨們手忙腳亂地在岸邊在池面拍打幼翅,是個相當有趣的畫面。

後來,大草原成為遠近馳名的台南秘境,一個人盡皆知的公開秘密。而我當然也不再騎腳踏車往返。這次還發現在那些容易讓人迷失方向的產業道路路面上,有數個白漆噴寫而成的指標,寫著「大草〇 →」。啊,原來是「大草圓」。一時間還無法會意過來,但理解後嘴角上揚,讓人不得不承認噴漆者的巧思。另外,養鴨池的老闆也在告示牌處另立柵網,意在防止遊客擅闖。大草原的路也變成原來的兩倍大,十分寬敞。雖然便利的道路讓秘境稍稍失去了作為秘境的味道,但走到草原至高處的小山丘頂往下看去,是不是秘境好像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最近因為某些原因跑去看村上春樹《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一書。書中提到村上在河內轉機前往龍坡邦時被越南人問:「為什麼要去寮國呢?」一開始他也窮於回答。不過,他也相信寮國確實擁有只有寮國才有的東西。他寫道:「旅行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果事先知道那裡有什麼的話,誰也不會特地閒得無聊出門旅行。去過幾次的地方,每次去也都一定會有『咦,有這個東西!』的驚奇發現。……旅行是一件好事。雖然會有疲倦,會有失望,但一定也會有什麼。」

我想,久久去一次的新化大草原,對我來說就是這樣吧。

有時候再訪這片土地
只是想瞧瞧她現在過得好不好

木架山 新化大草原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