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龍峒保安宮

「1989年,台北火車站拆除,我已經從巴黎回台灣十年了,站在一個城市廢棄的中心,我的童話世界結束了,我的記憶再一次被粗暴地摧毀」。

終於把寒假時買的蔣勳的書讀完,雖然早在四五個月前就只剩下最後幾頁,但也這樣拖拖拉拉了一個學期才將它讀完。

每個人都有一座城市的記憶,這些記憶往往會與自己的生活有所連結,蔣勳提到他對台南的記憶是一片深沈溫暖的紅牆,那我對台南的記憶又是什麼呢?

早些年,可能是教室外頭不知天高地厚的蟬鳴、每天上下學會經過的那片草地,亦或是北門路、民族路上學生流連忘返的地方,近幾年回去的次數變少了,對台南的記憶則變成了一些跟朋友聚餐時的巷弄咖啡店餐廳,當然有些記憶還是不會變的,例如走出火車站時抬頭仰望的那幾片雲跟藍天,以及在臺北怎麼找也找不到的一些味道。

最近身旁的幾位好友一一離開台南,前往其他縣市工作生活,好不容易下禮拜終於換我要回去了,但突然之間,卻覺得回台南是件很可怕的事,我想可能我還沒有準備好自己一個人面對這麼多年來累積下來的記憶吧。

#BHW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