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買了德威航空的紅眼班機機票前往大邱。抵達機場後,清晨七點轉乘巴士進入市區。即便是最熱鬧的人行徒步區與購物大街,這麼大清早的,也幾乎不見商家營業。走在安靜的大街上,撞見一家恰巧有營業且在販賣「神奇禮籃」的店,就好奇停下來拍照,櫥窗裡琳瑯禮盒內整齊擺放的食物晶瑩閃亮地讓人有些懷疑那到底能不能吃。

禮籃店家的老闆娘發現我與朋友背著行李在外頭拍照後,便熱情地問我們要不要喝茶。她端著茶水走出店外,親切催促我們入店休息。老闆娘與店內另一位合夥人大嬸(也許是姐姐)大概知道我們來得太早,且尚未用過早餐,於是除了奉上熱茶,還順便給我們添了白飯、兩三樣韓式醃菜、搭配五六個豆沙包、海苔、咖啡。老闆娘笑著說,她會對遊客這樣,是希望外國人會對韓國留下好的印象。老闆娘十分健談,她說店裡賣的商品是舉辦傳統韓式婚禮時會需要的東西,不過現在年輕人結婚的越來越少,所以她們的生意也不如以往那樣好了。她還說了她不太喜歡日本,雖然每一個日本人都是好相處的,但是集合起來變成所謂的「日本民族」後所散發出的民族性卻讓她不喜歡。

雖然台灣與韓國都同樣被日本殖民過,但脫離日本統治之後,兩地人民對日本的態度與情感卻大不相同。曾經有人開玩笑說,台灣人之所以會親日,是因為直至今日我們仍然沒有脫離被殖民的身分。以「祖國光復」名義接收台灣的國民黨政府來台佔領後,肅清異己、虐殺平民與知識份子,以威權獨裁的方式控制台灣,引發了各種侵害人權的事件。日治時代並非從未發生過任何血腥殺戮,只是相較於後來的國民政府,實在讓人有種「走了一個壞的,來了一個更糟的」這樣的感慨。於是會懷念日本的統治,並不是對於威權主義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反而比較像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之下的不得不。

韓國人的厭日情結除了可以簡單歸因於本身歷史文化較台灣更為深厚、重視民族主義、日本對於兩地殖民政策不同之外,國民教育的薰陶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韓國對於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一般都稱呼為「日帝時期(일제시기)」或「日帝強佔期(일제 강점기)」,而對於殖民時期結束則使用「光復(광복)」與「解放(해방)」。實際走訪慶州的佛國寺,還真的可以在許多介紹文物的告示牌上看見日帝強佔期這幾個漢字,處處展現韓國民族主義

話說回來,老闆娘實在太能聊了,川金會、韓國接受美方協助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引發中國政府反彈這些事情都可以說上兩三句。最終,我們聊了將近兩個小時,向老闆娘問完附近值得一逛的景點之後便起身道謝離開。(那些景點後來一個也沒去XD)旅途的一開始就能夠獲得這麼熱情的款待實在是非常幸運。(雖然這份熱情快令生性內向害羞的我招架不住了!)而與本地人聊聊他們看見的世界以及對待世界的方法,也是個十分可貴的經驗呢。

琳瑯滿目的傳統婚禮用品

韓國禮緞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