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回教堂

遠處看見金黃色的圓頂,我認得出這是阿拉丁卡通裡,公主唱歌的城堡。

隱藏於大漠之中的阿拉伯文化,一直離我們住的海上小島很遙遠,實際上飛行的距離也很遙遠。

此次,坐了四個小時的飛機來到新加坡,我期待的是文化衝擊,卻沒有預期會遇見眼前的大漠。當我逐漸走進那金色圓頂,彷彿從極遠處,肉眼視線無法到達的那一端,傳來了會轉彎的聲音,沒有和弦、沒有伴奏、沒有配音,就是一名男子唱著他家鄉的語言,他家鄉文字的線條是迂迴是彎曲的,他的歌聲亦是如此。越來越走近,聲音開始清晰、更加孤獨。

我聽見的是一片大漠,在無際大漠的那一端,男子正獨自吟唱著他熟悉的調子,聲音在空中轉彎,躲過風吹、繞過沙,單薄卻堅定地傳進我的耳中。

我在新加坡聽見一片大漠。

RBK

RBK

夾腳拖女孩,喜歡自由奔放的腳丫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