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紅頭村

蘭嶼的達悟語名字叫做人之島,這是一個人居住的島嶼,也是一個充滿故事的島嶼,有在地族人的故事,有遠道而來的旅人的故事,也因為這些故事,讓座島嶼更加地與眾不同。


8月13號

#活動地點一波三折的好月盃,從紅頭換到朗島最後決定舉辦在東清。由於老闆娘也有參加頭髮舞比賽,老闆一早就開車載著紅頭阿嫂們前往東清參加比賽,騎著摩托車到東清跟老闆換車,順便看了第一場的頭髮舞表演,然後馬不停蹄地趕到港口接客人,好一個忙碌的上午。

#打點好民宿事務後,再次回到東清與朋友碰面,剛好碰到十人大船正好折返準備進入東清灣,在場觀賽的友人說我來對時間了,不然中間看不到船,只能聽主持人口頭播報賽況,實在有夠無聊。

#陽光毒辣的下午,決定到冷泉泡泡水,映照在海面上的藍天,像是鋪蓋在水面上的一件柔軟緞面,整個大海呈現一個不可思議地琉璃色。

#晚上又跟背包團前往旅人喝酒,在民宿工作總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如果個性合得來的話,就一起行動玩樂,交個朋友吧。難得這幾天湊在一起的背包客們都如此的健談,幾天下來一起跑了好多景點,雖然明天過後又是各奔東西的日子,但管他的,喝酒吧。

#老闆夫婦因急事暫時前往台灣,民宿頓時只剩我一個人,順便充當梗妹保姆。


8月14號

#老闆不在,所以遛狗這件事就只好由我暫代。沒有想到謝絕阿貓阿狗的我,來了蘭嶼後也漸漸地學會與他們和平相處的方法。

#下午再次跟海很藍的小幫手到海裡浮潛。突然想到海很藍裡寫了這麼樣的一句話:「夏天的我們不是在海裡,就是在海很藍裡。」,說的真是沒有錯。

#老闆娘總是會幽默地戲稱島上一些地方,例如藍恩是蘭嶼小巨蛋,東清平台是蘭嶼時代廣場,紅頭部落是蘭嶼信義區。今晚蘭嶼時代廣場舉辦了一場島民才藝大會,有國小的小朋友、部落婦女們穿著傳統服飾表演達悟族的傳統舞蹈,以及在地牧師所吟唱達悟古調,更有新生代們的熱舞與樂團演出展現出另一面的活力。套句老闆娘說的,今夜沒有華麗的舞台燈光,沒有大牌明星,一切簡單樸素,但卻很蘭嶼。


8月15號

#因為蘇迪勒的關係,原本上一週的活動全部順延至本週舉行。晚上跟著老闆夫婦前往社區發展協會參加慶祝父親節的烤肉大會。幾乎部落裡的村民都聚集到了廣場上,中老人家們熱衷於飲料的交流,中青年們專心於烤爐上的食物,小孩們則著在一旁奔跑嬉戲,一幅簡單卻貼近部落生活的畫面。

#烤肉組附的飲料其中有一項是保力達,其中一位姊姊便問我要不要試試。蘭嶼人喜歡喝保力達,而且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喜歡添加的調味飲料,有人喜歡加木瓜牛奶,有人喜歡加奶茶,我總是笑說這是蘭嶼特調。


8月16號

#早上完成例行性的打掃後,便在客廳納涼休息。一個閃神就這樣錯過去港口接客人的時間,直到老闆打電話給我才驚覺已十點鐘了。這一陣子總覺得腦袋空空,有點心不在焉,上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是爬完七星山後,總覺得三魂七魄有一半還留在山裡,這一次我想有一半是在海裡吧。

#晚上與來蘭嶼員工旅遊的友人見面,友人說他同事們熱血地想追日出,拜訪所有景點,但這樣的行程讓他覺得很疲累。他說他覺得旅遊就是出來放鬆的,他不喜歡這樣的方式,但又不得不配合。對於三天兩夜的旅客而言,馬不停蹄地一個景點走過一個景點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旅行的方式很多種,沒有什麼對錯,可以蜻蜓點水踩過每個景點,也可以悠閒地照著自己步調走,但前提是必須找到一個合得來的旅伴。


8月17號

#晚間老闆娘拿出一疊相簿,要找以前民宿的照片,好方便隔日土地丈量的事務。一張一張的照片有的泛黃,有的黑白,有的因為太久沒有翻閱而都黏在一起。跟著照片走進一條時空隧道,另一頭是老闆的年少時期,是民宿新居落成時村民一同殺豬慶祝的光景,是那個就算穿著傳統服走在路上也不會招惹奇異眼光的時光。


8月18號

#清晨下起滂礡大雨,雨勢比起蘇迪勒來說大了許多,冒著雨替客人送行李到機場,不一會功夫就搞得全身濕搭搭的。回到民宿後,另一組房客說到房間淹水了,雨勢來得太急,陽台的水還來不及排掉,便又灌了進來,只好立馬投入救災行列。

#心裡正埋怨著這雨造成的麻煩,一旁的浮潛教練反而樂觀地說道:「老天爺知道我們缺水,所以才會來一場如此大的雨。」,達悟族人生性樂觀的個性一覽無遺地表露於話語之間。

#住在小島免不了要關心一下核廢,趁著中午吃飯時,向老闆娘問了些儲存場相關的問題。儲存場一開始是以魚罐頭工廠的謊言進駐蘭嶼的,島上有一個名叫龍門港的地方就是專門負責運送核廢的港口。因為將核廢料擺放於島上,所以也有一系列相關的回饋措施,除了回饋金、電費減免、活動贊助等金援外,也會定期送島民至墾丁進行身體檢查,順便參觀核三廠,宣揚核能的好處。感覺這種欺瞞的方式某種程度跟國軍滿像的。


8月19號

#老闆夫婦月底要出國旅行,所以這段時間民宿不接客。原本是預計23號離開蘭嶼的,但見天鵝來勢洶洶,便決定提早到台灣去等待。只能說還好他們有先離開,不然接下來又是好幾天的關島狀態,直到颱風過去後好幾天才又有飛機船班,但也因此提早開始一個人顧家的時間。


民宿的事務到此告一段落,後期的故事我想還是留在我的心裡吧。

在小島的生活一天一天地度過,從這個部落到那個部落一個一個地走過,對於這個原本陌生的島嶼也跟著一點一點地熟識了起來,度過磨合期,漸漸地開始學會如何配合這個島嶼的步調,看見一種只屬於小島的生活態度。

沒有想到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如此迅速,曾經我也擔心過一個人是否會很無聊,但我想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不抱持著任何想法,讓自己處於一個空的狀態,到頭來反而得到的卻更多。空空地來,滿滿地走,也許這正是這個島嶼想告訴每個來到這裡的旅人的道理吧。

閉上眼,眼前出現的是那無盡閃耀的海水與群山,是一張張用心過著自己理想生活的臉龐。我想這些畫面,花上一輩子也很難忘掉吧。

在這裡,藍色是一個動詞,
已悄悄潛入我們的生活裡。

紅頭部落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