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屯

離開克拉瑪依,驅車南下前往去賽里木湖的中繼站:奎屯,車窗望出去是一整片的農田,遠處天山山脈頂上的白雪仍是不願融去,在這樣的大熱天裡彷彿在宣示著自己的不羈。

因為旅費的關係,在克拉瑪依奔走了一整個下午,抵達奎屯已是下午六點過後了,不意外地,我們又再次錯過前往賽里木湖的末班車。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錯過末班車,但這樣一事無成的一天也是讓人頗意志消沈的。

安頓好今晚的住宿後,決定填飽肚子先。毫無頭緒的在飯店附近亂晃,發現一家盆盆肉料理專賣店,雖然不知道盆盆肉是什麼東西,但外頭新疆風格的烤台加上露天的座位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吸引力,就這麼樣地決定坐了下來。

請老闆為我們推薦了幾道料理,有了旅費後就開始大肆放縱,想吃什麼就點吧,就當作是今天對自己的一點補償。

酒足飯飽一頓後,請老闆為我們切隔壁攤販買來的西瓜。一陣子後,老闆跑回來說我們選的那顆沒有熟幫我們換了一顆,原本挑了一個三個人吃也不會太負擔的大小,瞬間變成一顆超大顆的西瓜。吃不完的只好拿去請店員們,想消耗掉卻又投瓜報桃,得到老闆回贈的水蜜桃。

旅行的第六天,因為旅費的插曲,一事無成的一天,儘管心情有些鬱悶,卻也因此得到難得悠閒的一段時間。這頓晚餐從晚上七點吃到十一點,多出來的這段空白期間,也許是要我們更加融入當地吧,就像隔壁桌的大叔們抽著煙,談天說地放聲高笑。丟掉所有怕趕不上下一站的煩惱,一口羊肉串,一口啤酒,偶爾與老闆店員們攀談話家常,倒也是個十分愉快的夜晚。

離去前,老闆與店員們親切地向我們道別,要我們下次再到奎屯玩。開心地道好後,揮手道別轉身離開,但下次再回到奎屯這個城市又會是何時呢?天知道。

新疆特有的烏蘇啤酒。
喝過後,現在所有啤酒都曾經滄海難為水了。

烏蘇啤酒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