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木村自留地

晚上十點多,太陽開始下山,在哈登平台旁的大草原上跑跑跳跳一陣子,決定回到村子內的餐廳點點羊肉串什麼的來吃。

地處高緯的禾木村,太陽下山時間時跟著晚了許多,大概十點多才會開始天黑,入夜已是十一點過後的事了。長時間的日照時間,對我們這種在新疆天數不多的旅人來說是在好不過了,總是把一天當兩天在用。

青旅旁有間名叫自留地的店,除了賣些點心飲料之外,也有兼賣一些紀念品。在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啤酒後,問了問老闆娘我們可以自己帶酒進去嗎,本來還有點擔心會被拒絕,卻反而爽快的答應了,還熱情的招呼我們進屋內取暖。

進入屋內映入眼裡的是濃濃的異國風格,大片的民族風毛毯裝飾著屋內的每個角落。入夜後氣溫驟降,屋子裡三三兩兩的村民們圍繞著談天說地,而木造的圖瓦建築是靠著柴火的熱氣維持溫度的,雖然時不時仍是可以感受到外頭竄入的寒意。

前面曾提過禾木村是神的自留地,不過對這些村民而言,有這麼一個小小的房子可以免於寒冷受凍,工作閒暇之餘與三五好友喝上那麼一杯,更有何處是自留地呢?腦中浮現出的是陳綺貞時間的歌演唱會裡演唱「家」時,後面螢幕出現的字句:「何處不是家」。

點了些哈薩克傳統點心跟烤羊肉串,三個人便沈浸入各自的世界。與外界斷訊一天一夜後,再次碰上網路便又深深陷入文明的迴圈內。

說說笑笑之間又到了深夜12點,手機顯示外頭溫度零度,儘管穿著羽絨衣,還是無法適應這樣的低溫,落荒而逃的快速跑回青旅去。

照著自己步調生活的禾木村民

禾木村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