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臥鋪巴士

在新疆的天數只有十天,所以有的時候晚上也必須不斷地移動,用時間來換取空間。

對於彈丸之地的台灣而言,實在很難想像晚上睡在火車上趕路的感覺是什麼。為了節省時間,也順便體驗臥鋪火車,旅行第二天我們便決定搭臥鋪火車前往新疆北邊的阿爾泰。不過因為無法在台灣事先買好火車票,在經過繁複的安檢手續進到烏魯木齊南火車站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售盡兩字。

買不到當晚前往阿爾泰的火車後,只好到附近的客運站碰碰運氣看看有沒有車票。對我來說只要有車票,可以順利抵達的話,不管是什麼交通方式都沒有差,不過因為同行的友人不喜歡臥鋪巴士的味道,所以客運並不是我們的首要選擇,但在這個危急時刻也是無從選擇了。在客運站跟維族售票人員比手畫腳一番後終於順利買到夜巴車票。

拿著車票,帶著一絲好奇,在停車場尋找我們要搭乘的巴士,不過一切的趣味在上車的瞬間也跟著消失。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友人說臥巴味道不好聞了。

上車後司機囑咐我們把鞋子脫掉,並給我們一人一個袋子裝鞋子。車子一共有三排、上下舖,整台車大約可以容納五十個人。密閉式空間的結果就是五十個人的人味、汗味、鞋味、食物味,不管什麼味道通通都被鎖在車子裡面,只好拿起外套當口罩,試圖為自己保留一些清新的空氣。

車子八點出發,預計隔天早上九點抵達。由於車上沒有廁所,所以一段時間司機就會停車讓大家下車解放,這也是我們下車呼吸新鮮空氣的好機會。

半夜兩點,車子再次停在高速公路旁的一塊空地。我們依舊是把握這空檔,下車呼吸新鮮空氣。原本以為可能休息個三十分鐘就會再上路,但這次一等就從兩點等到了五點。因為不想上車面對那股味道,所以就這樣忍著睡意與寒冷,摸黑在外三個小時。

之後聽當地人說,因為夜間駕駛事故率太高了,所以凌晨兩點到五點這段時間,中國政府禁止客運行駛。我想整台車應該只有我們一行三人不知道這件事,所以傻傻地在外面等了三個小時吧。

凌晨五點車子再次發動,無法抵擋睡意,上車後就立刻睡著了。半夢半醒之間,偶爾睜開眼睛看看外面的景色,就這樣跨越了半個新疆,抵達了位於北方的布爾津。

受不了車上味道,半夜摸黑在外的三人。

新疆三峽
BHW

BHW

牢騷系少年,有些許強迫症,喜歡美的一切。

發表迴響